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

TOP

鲁慧武深山寻梦靠松茸赚来千万财
2019-09-25 07:37:00 来源:中国行业经济网 作者:【 】 浏览:3次 评论:0

[致富经]深山寻梦人。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在长白山里有一种独特的美味,人称“菌中贵族”,按照目前的市场价,一公斤能卖到七八百元,这个东西就是松茸。吉林省安图县的鲁慧武,因为做松茸生意,开启了过山车一般的人生……

2006年之前,鲁慧武一直从事客车运输,每个月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。每年松茸上市时,很多人会雇鲁慧武开车,让他把松茸从安图县运到延吉市去卖。可时间一长,鲁慧武心里不平衡了。一方面是羡慕,另一方面别人雇他的车烧那么多油,他还要辛辛苦苦付出十几个小时的劳动,别人一下子挣好几千元,他只能拿到几百元运费。他觉得这个事情似乎看起来没什么技术含量,凭什么别人能干他不能干?

[致富经]鲁慧武深山寻梦靠松茸赚来千万财

下定决心,2006年8月松茸采摘期一开始,他就把客车交给妻子打理,拉上一位朋友跟他一起倒卖松茸。

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延吉市,有一条大约一公里长的街道,那里聚集着70多家购销松茸的店铺,被当地人称为“松茸街”。

2006年,当鲁慧武和朋友刚来到“松茸街”时,别人听说他们要倒卖松茸,全都忍不住笑了。因为所有的松茸经销商都在那条街上,他们两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,大家都以为他们只是做几天松茸买卖玩玩。

然而,让松茸街上所有的经销商都没想到的是,鲁慧武倒卖松茸的第一年,就干了一件轰动整个市场的事。

[致富经]鲁慧武深山寻梦靠松茸赚来千万财

摸清行情,掌握市场规律

当地松茸主要是出口日本和韩国,2006年,松茸的出口行情出现了反常情况,价格波动极大。同样一批松茸,上午和下午的价格,每公斤能相差二三百元。松茸街上从事松茸生意多年的经销商们,都认为这样的价格波动风险太大,都不敢大量买进松茸。没有经验的鲁慧武不懂市场行情,在别人都少收甚至停收松茸的时候,他竟然买进了将近2000公斤的松茸。

出口商们都跑去看他们的笑话,他们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是人缘好。

然而,让“松茸街”上的经销商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,当年松茸采摘期临近结束时,松茸的出口价格居然从之前的极大波动变成了连续上涨。鲁慧武买进的2000公斤松茸,全部都被外国客商高价收购。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鲁慧武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,就误打误撞的赚了20多万元。这件事让鲁慧武和他的合作伙伴一下子成为松茸行业里的焦点。

有了第一年的经验,2007年,鲁慧武早早的就做了准备,他梦想着还能和前一年一样大赚一笔。这一年的松茸行情特别好,可他却赔了30万。

2007年,当地的雨水太大,松茸产量特别低,所有人都在疯狂抢货。资金雄厚的经销商们,凭借多年的人脉资源占据了主导,市场上大部分松茸资源几乎都被抢了去。鲁慧武虽然早早签了很多订单,却收不到松茸。

订单已经签了,违约的话损失会很大。被逼无奈的鲁慧武只能从松茸街上其他经销商那里高价买来松茸,赚不到钱不说,运费和包装的钱也得自己出。最后一算账,鲁慧武一个月赔了30万元。

松茸过山车一样的市场行情,让鲁慧武很受打击。

[致富经]鲁慧武深山寻梦靠松茸赚来千万财

规范市场秩序

就在鲁慧武苦恼的时候,他遇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。这个机会让他依靠松茸一个月就赚到了上千万元的财富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呢?

吉林省安图县森林资源丰富,为了保护绿水青山,同时给当地百姓创造财富,当地政府禁止了砍伐和放牧,但允许一些人把山林承包下来有限度的采摘松茸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鲁慧武听说在安图县的福寿村,有一位承包商要把一片出产松茸的山林转包出去,报价100万元。鲁慧武心动了。

他觉得自己得有一个基地,有了固定的松茸产量,就能供应全国各地的客户,甚至还能发往国外,经销商也能第一时间想到他,这样他的销量就有了保障。

鲁慧武在“松茸街”上倒卖松茸的这两年,不仅耽误了客运的老本行,一赚一赔,还搭进去了十万元。如今他要承包松茸山,亲戚朋友都替他担心。

尽管外面议论纷纷,鲁慧武还是拿出100多万元的积蓄承包了松茸山。

在当地,采摘松茸要依靠当地村民,只有当地村民才熟悉山上的地形地貌,才能找到松茸。采摘松茸还要遵循严格的等级制度,不同等级的松茸,价格相差极大。个体越大的松茸,等级越高。

鲁慧武2008年刚承包松茸山的时候,他发现农户们采下来的松茸,个头都很小,甚至只有三四厘米,这是为什么呢?

原来,一片山可能有几十个人知道松茸长在什么地方,这几十个人就都去挖,会采的知道好好挖,不会采的人,把树叶子挖平、把土都给挖出来了,没有这些东西保护土壤,松茸就长不大甚至不长了。

抢挖松茸破坏了环境,还造成行业的恶性循环。松茸越挖越小卖不上价,农户的收入也越来越低。

鲁慧武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以前很多包松茸山的人都不愿意再包了,既赚不到钱,又得罪人,久而久之,就没人再愿意干这个处处不讨好的买卖。

为了解决这个局面,鲁慧武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他承包松茸山后,把松茸山分成了不同区域。每个区域指定专门的人采摘,任何人不能越界。而且特别要求农户,严禁采摘小松茸。这个办法实施后,农户之间再也不互相争抢松茸了,不仅更好管理了,对松茸也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。

以前,当地村民一个松茸采摘期只能挣两三千元,鲁慧武的这个做法让他们能挣两三万元钱。同时,松茸山的松茸资源和自然环境也得到了保护,松茸品质大大提高。提高品质后的松茸大部分都能达到出口标准,很多外国客户都点名要鲁慧武山上产的松茸。今年,出口的价格最高达到了每公斤800元。

在出口不断增加的同时,鲁慧武又看准国内消费升级的机遇,不断开拓国内市场。

他在机场附近建立仓库,每天把新鲜采摘的松茸通过空运发到全国各地。即使是离东北较远的海南、广东的顾客也能在最短的时间,吃到最新鲜的松茸。

立规矩、破除旧习惯,鲁慧武把产品尽量统一起来,让大家的收入增加了十倍,还让松茸的品质得到了提高。优化管理模式让鲁慧武在国内的松茸消费市场占有一席之地。短短的三年时间,鲁慧武又陆续承包了三四个松茸山,面积超过1000公顷,年出产松茸一万斤。

[致富经]鲁慧武深山寻梦靠松茸赚来千万财

开发产品附加值,实行股权激励

随着松茸产量的提高,一个棘手的问题随之而来。

鲁慧武的工厂每天会把一等品分选成不同级别进行包装,剩下的就是等外品。等外品在市场上卖的不多,价格也不高。刚开始,鲁慧武把这些等外品都送给亲戚朋友吃,但随着承包山林的扩大,等外品也越来越多。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鲁慧武因为一个人,一举解决了等外品松茸卖价低的问题,还打破行业局限,让农户一年12个月都有钱赚,收入增加十多万元。

这个人是谁呢?

鲁慧武的岳母肖淑芬是东北人,东北人爱做酱、吃酱,肖淑芬更是一位有着三十多年做酱经验的高手。2016年,就在鲁慧武为了松茸等外品太多而着急时,肖淑芬自己手工制作的松茸酱让他眼前一亮。

鲁慧武想如果把等外品都拿来做松茸酱,利润不就可以最大化了吗?

然而,鲁慧武却面临一个难题。岳母的松茸酱自己吃或者送朋友是可以的,如果要卖出去,就得专门成立加工厂。经过测算,至少得2000万元,鲁慧武根本没有那么多钱。

就在鲁慧武着急上火时,一个人的到来给了他希望。

这个人是鲁慧武的小学同学范恩杰。2018年,就在鲁慧武为钱发愁的时候,在海南创业的范恩杰正好回老家探亲。

他们多年没见,鲁慧武在家中做了一桌菜招待范恩杰。当范恩杰吃到颜色红润、味道鲜香的手工松茸酱时,他愣住了。松茸酱扑鼻而来的清香让范恩杰忍不住吃掉了大半瓶。

在范恩杰的询问下,鲁慧武把松茸酱的来历和目前的困境都告诉了老同学。

范恩杰在外经商多年,原本就有回老家投资的心思,他正好提议跟鲁慧武合作成立松茸加工厂。对于这个难得的机会,鲁慧武并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跟范恩杰提了一个条件。

鲁慧武想把公司股份的百分之二十都给农户,剩下的他们俩一人百分之四十。

鲁慧武提出的这个条件,让范恩杰吃了一惊。

范恩杰没想到鲁慧武有这么大的胸怀,他答应了鲁慧武的提议。很快,2000万元的资金打到了公司的账户上。

松茸深加工公司成立后,松茸酱产品一经推出,就收到市场的欢迎。

鲁慧武将股份以几乎白给的方式分给40多名农户,还把公司与农户深度绑定,让他们不仅是员工,同时也是主人。松茸采摘期结束后,农户们不仅能挣工资,还能参与分红。

鲁慧武的工厂投产后需要150万元的辣椒,他免费给农户发放种子,让他们利用自家的土地种植。除了工资和分红,农户们还能额外增加2万元的收入。

卖松茸这几年,鲁慧武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说起来很简单,就是让杂乱的市场变得有序。以前当地农户采了松茸卖不上价就是因为大大小小混杂在一起,既影响收购价也影响产量。把规格、质量,甚至销售渠道,都统一起来,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,终于让当地的松茸形成了影响力,拥有了市场话语权。

鲁慧武对松茸事业的热爱,对绿水青山的保护,让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也帮助周围的村民脱贫致富,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(来源:央视网)

 

 

返回中国行业经济网首页>>

 

免责声明:

1、中国行业经济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2、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行业经济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 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3、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图片、版权利益和其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, 邮箱:372500600@qq.com


关键字:鲁慧武 深山 松茸赚 千万 责任编辑:XZ002

精彩图文

今日新闻

图片新闻

热点新闻

每周排行

相关资讯

广 告